分類
[病友故事] 病友嚴黑碳分享:相信就會有奇蹟
癌症希望基金會

2014.10.21

嚴黑碳小姐(化名) 西元1970年生 女
大腸癌第3期

勤運動、多蔬果 仍逃不過罹癌魔咒

高中時,我父親即因罹患大腸癌過世,由於有大腸癌家族史,我開始有意識地多吃蔬果,少碰油炸、燒烤食物,另外我從小就是運動健將,參加田徑隊、桌球隊,進入職場後每周也會跳4到5次的有氧舞蹈,預防大腸癌要做的勤運動、多蔬果,我幾乎都落實了。

但42歲那年,我斷斷續續血便了半年,起初以為是生理期,後來覺得可能是痔瘡,用塞劑治療也就改善了,但心裡總覺得毛毛、不太對勁,到小診所做直腸鏡,醫師說是痔瘡,血便症狀在服藥後也改善,我才稍稍安心。

但血便症狀又出現了!這次我轉到一間較有規模的診所,徹底進行大腸鏡檢查,沒想到才做完大腸鏡,醫師立刻研判是不好的東西,雖然檢查前我心裡就隱約有底,但當下我仍然很震驚「怎麼會?!」「我這麼注重運動、飲食,況且我才40歲出頭,癌症怎麼會這麼早就找上我?」

日日痛哭 從希望到絕望

回想過去父親治療的痛苦經歷,做完兩次化療後,甚至無法認出我們,更因痛苦而放棄治療,癌症治療其實在我心中留下了很負面的印記。

後來我轉診到和信醫院,排定一個月後開刀,等待開刀期間,我每天都活在恐慌中,失眠、心跳急促、痛哭難過到呼吸困難,每天都覺得有一顆好大、好沉的石頭壓在我胸口,我怨天尤人,覺得我這麼努力了,為什麼還躲不過癌症的魔咒?

當時我憂鬱到只要看到別人笑,眼淚就不斷往下掉,結果同事最後都不敢在我面前笑。從檢查到確診這段期間,我每天早上、中午都到公司附近的寺廟,天天跪著邊哭邊拜、念經消業障,我還是無法從中獲得力量,即使和大腸癌病友聊天,我仍不斷質疑自己「我真的可以嗎?」一想到我的女兒還那麼小,我就悲傷到無法自抑。

入院開刀後,醫師說手術進行得很順利、「開得不錯」,加上我是使用腹腔鏡,傷口小、復原得很快,我沉重的心情才稍稍獲得緩解。但一周後、在我生日當天,化驗報告竟宣判我是大腸癌第三期、已有淋巴轉移,這青天霹靂的消息無疑又是一個重擊!我的心情整個重重地墜落谷底。

化療不適 站也不是、坐也不是

開刀後我需要進行12次的化學治療, 1周打3天,休息一周再繼續打,但我做完第一次化療就渾身不舒服,除了想吐,身體更難過到站也不是、坐也不是,也沒辦法躺,那種難過真非言語可表達。

失眠又沒有胃口,才第一次化療我就瘦了3到5公斤,當時連水都喝不下去,即使口中的海綿蛋糕已含到都化了,但就是吞不下去,嚴重到只要一想到食物、想到要吃飯,我就一直哭。最後心理醫師開了抗焦慮藥給我,但也只讓我睡了1、2小時。情緒、飲食問題都沒有改善,我每次到診間、病房都淚流滿面,想想當時真的是生活在恐懼中。

我有一位同事,夫妻皆是基督徒,人生中也曾遇到健康關卡,知道我罹癌,他們常常問候我、為我禱告,後來身體狀況許可,我走進了教會。

還記得第一次走進教會,我整個人被教會氛圍感動到一直哭、一直哭,哭到臉都抽筋了,後來雖然化療仍不舒服,我還是想上教會,那次我不知是哪來的勇氣,竟衝到牧師面前,主動請牧師為我禱告,我說我罹患大腸癌,現在在治療,請你給我力量。

我站在一張椅子前,閉上眼由牧師為我禱告,禱告完我張開眼睛,卻是坐在椅子上,後來老公說,我當時整個人90度的筆直往後倒在椅子上,但我卻渾然不覺。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神蹟!

心情喜樂  恐懼、害怕、食不下嚥迎刃而解

上教會後,我心情平穩許多,某天我起床後,突然心中有種莫名的喜樂,先前化療的恐懼、害怕、傷心、不滿等負面情緒都沒了,我覺得對生命充滿感恩、感謝。之後的化療雖然不舒服,但至少我能輕鬆以對,甚至每次住院治療都帶著輕鬆度假的心情,在病房裡上網看連續劇、購物、和朋友聊天來度過化療的不適。

原本食不下嚥的我也開始慢慢恢復正常飲食,化療隔天我母親會幫我準備水餃、三鮮粥等好吞嚥的食物,並多吃蝦、魚、豬肉、牛肉補充蛋白質,周末偶爾和家人散散步,當我結束療程不只原本瘦下去的體重回復了,還增胖了2、3公斤。

回想剛確定罹癌時,我心情沮喪到覺得天都要垮下來了、人生沒了希望,但我走了過來,去年5月順利結束我的化學治療。

我覺得每個人要走過癌症的幽谷,一定要找到能讓你心靈有所寄託的事物,繪畫、攝影、音樂…無論甚麼都好,我現在工作之餘,還在教會學爵士鼓,除了感恩,我更常感到喜樂,因為「喜樂的心是良藥」!

我了解每位病友在選擇治療的醫院、醫師及治療方式時,決策過程身旁的親朋好友都會給很多意見,自己心裡也會徬徨。我認為抗癌過程最重要是找到一位你能全然相信的醫師,然後把身體交給醫師、心交給上帝,「相信就會有奇蹟!」